关闭
中南微博
人民微博
中南微信
欢迎您进入明升88体育在线新闻网 现在是:
 

 

张尧学校长在湘雅二医院干部会议上的讲话

?(2013年5月10日 根据录音整理)

来源:新闻中心 点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3年06月04日 作者:——

各位专家、医生、护士,同志们:

大家好!跟大家讲什么好呢?我也没有充分的准备,先从几个故事讲起吧。

大家知道,我们二院有位叫徐立的副教授,1990年退休。我看了一下介绍的材料,他经常到食堂里捡剩馒头吃,每天吃饭的生活费不超过五块钱,网上列了个单子,最典型的一天是2.6元。就是这么一位老先生,去世时82岁,他把钱全部捐献给了贫困学生。我算了一下,1990年退休,当时大概一个月能拿三四百元,他去世前每个月是4000元的退休金,并且他去世的时候,家里什么也没有,据说只有一个14寸的小电视机,几个破凳子破椅子,因此,他肯定捐了不少钱。这样一位很了不起的医生就出在湘雅二医院。

上次湘雅名医表彰的时候,我也很清楚的记得几件事情。有一件就是在湖南冰灾的那年,整个路都给冻住了。当时有位病人马上要生小孩,生命危在旦夕,需要做手术,有位大夫在家里饭都没吃完,甩下碗筷,就往医院的手术室赶。在上台阶的时候摔倒了,把腰给摔骨折了、尾骨摔断了。正常情况下,是无法站起来了,但这位大夫,自己慢慢爬起来,扶着栏杆走到手术室,叫两个人把她架起来,做了四个小时的手术,把这个产妇救活了,手术做完了,这位大夫自己也倒了。这位女大夫叫薛敏。我到现在一直还记得她的名字,前几天我去三院,问薛大夫的腰怎么样,他们说还好,没有摔断脊柱神经,但坐起来还是受点影响。

那次表彰会上,最受感动是一位女患者,上台抱住左晓霞大夫,说:“教授,我想你啊”,那个感情是非常真诚的,我相信那个片子感动了我们所有的人。左晓霞是湘雅医院治疗风湿免疫红斑狼疮的教授,来的最早,走得最晚,也非常敬业,的的确确非常感人。同时,我们也看到,国内某企业老总在意大利有生命危险,湘雅二医院的舒畅教授马上就带了一位女护士,都没有回家收拾东西,拿着一个小包就上了飞机,几个礼拜一直就在意大利的那个小镇上。最后等到病人好了,两个人抱在一起相拥而泣。

这几个故事可以看出,我们很多大夫把病人放在第一位,一切为了病人,正应了我们对医生的要求。医生是仁者,仁者之心,仁者之术,一切从病人出发,一切为病人着想。除了大夫之外,我们还有一支很了不起的护士队伍,护士某种程度上讲比医生更辛苦,她们需要24小时值班,要上晚夜班,工作非常辛苦。今天看《长沙晚报》,说长沙表彰了十位最美女护士,其实我们湘雅系统,也有一支非常好的护士队伍,我们也应该搞最美护士的评选活动,而且我们不止十个,应该有很多。

虽然,我们湘雅有很多很好的医生,很多很好的护士,医院也发展得很好,但还是仍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和一系列的问题,我初步大致罗列了一下。

首先,看看国内的大形势。现在卫生部与计生委合并了,叫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医改进行得如火如荼,那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而且对医改要求这么高呢?前几年有一个统计,我们在卫生事业上的投入,人均只有八毛钱,但这几年增加了,但数量不是很大。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公共财政30%的预算放在医疗卫生事业上,与之相比,我们的投入是远远不够的。我们的教育投入占了百分之十几,不错了,但卫生仍然不够。

由于经济发展环境和人类生活节奏、生活方式的变化,人们的生活习惯、饮食习惯也发生着变化,造成疑难杂症不断增多。比如H7N9、SARS,以前从来没听说过,但现在都出现了;还有像PM2.5,原来也都没听说过。虽然人的平均寿命在不断增加,但疾病的量也在不断上升,人们到医院看病的次数、对医院的需求,特别是对好医生、好医院的需求在不断增加。我到医院去,有时候到门诊大厅转转,人山人海。我以前在北京的医院看到门诊大厅都是满的,到长沙一看也是这样,湘雅各医院都是这样,什么时候去门诊大厅都是满的。另外,随着疾病的增加,市场经济的变化,群众对医院的不信任感在增加,患者到医院来,一方面是想看好病,另一方面他对看病的大夫不怎么信任。不是出钱出不起,而是怕把病看坏,怕接受不好的服务。这种不信任感造成看病治疗的困难,也加大了医患矛盾。

医改进入关键期后,为了解决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对民营医院实行了放开。医院的经营管理竞争更加激烈,甚至在今后会进入白热化的阶段,现在还没有大量引入国外或海外医疗集团,只有上海、深圳少数地方在做。比如深圳就建了一家很大的医院,完全委托给香港医学院管理。如果国外的医疗集团进来管理,国内大型医院的管理水平各方面都会带来巨大的威胁,这种竞争态势在增强。

其次是管理方面。中国最好的医院基本上都是大学附属医院,但在1999年中国大学大合并之后的这十几年期间,大学附属医院在管理体制上一直处于不顺的状态,或者说处于探索摸索阶段。原来都是卫生部管,后来有的划到教育部,有的下到地方。在医学人才的培养、医院的管理等方面一直没有一个比较明确的做法。究竟大学管什么,卫生部管什么,不是特别明确,包括医院在人才培养、医疗、科研的体制上一直是不顺的。对附属医院、医学院的管理用哪种模式比较好,一直处于探索阶段。在这种形势下,医院还有医学教育,究竟应该怎么发展,才更加符合医院实际,或者说发展起来更快一点,更好一点,使得我们更顺一点。医院,还有我们政府部门都在认真思考,一直在讨论。

这样就带来的很多问题,既有外部的,也有内部的。从外部来说,首先是管理,我举几个例子,比方说定价,医院看病,无论是药还是挂号费、检查费,都由物价部门定。说药价矛盾体现在医院,实际上是外部环境造成的。但很多药本来不贵,为了把价压下去,把价格搞得很低,低到药厂没办法生产。没办法生产,东西还得要出来,减去检验环节,所以中国的国产药和进口药,同样的牌子,同样的配方,国产药的效果要差些,副作用大些。就是因为政府把有些药的采购价压得太低,最后厂方没有办法得到适当回报,所以就把很多中间环节省掉了,偷工减料,毒胶囊事件就是个例子。另外比方说看病的定价,我们的挂号就定在几块钱一个号,住院就那么多钱一天。因为看病的价格很低,看病的患者太多,所以每一个大夫,每天看病数量急骤增加。几分钟要看一个,你就要开很多化验单、检验单,让仪器说话,反而增加了患者的负担。还有周边环境,由于政府对教育、对医疗等不够重视,往往造成周边硬环境、软环境都不好。

当然也有内部问题。比方说,大夫开药,开得越多越好,因为开多了回扣就拿得多。当然可能二院没有这个问题,但很多医院都有这个问题,因为别的途径没法增加收入。不仅开药,做手术也是这样。器械的话,国产的和国外的价格不一样。再一个是基建,医院怎么样我不知道,高校出问题最多的就是基建,高校纪检抓得最多的就是管基建的。当然还有其他类似的问题,还有管理的问题,规范的问题。

第三,认识方面。医院本来是一个以救死扶伤为目的,救治病人、提高水平的单位,但究竟是患者第一,还是医生护士个人利益第一,现在正在失去最原始的准则。我最近看一部电视剧,里面一位科主任每次面试时,总问面试者你进医院干什么。很多学生答得很老实,说医院工资高一点,可以买个好房子,接爹妈一起来过日子。这样的面试者科主任不要。他一定要答,医生是仁者,要来治病救人。后来那帮大夫都骂他,死老头,其实那位科主任还不到50岁。虽然是电视剧,真的假的,当个玩笑话听听就完了,但反映出一个观点,现在医院追求的是什么,放在第一位的是什么。现在放在第一位的是经济效益,没有把治病救人放在第一位。很多医院都这样,怎么样去多赚点钱,扩张一点,认识问题第一个就是把谁放在第一位。

第二个就是不求内涵式发展,求扩张。这个问题在全国普遍存在,有些省的医院搞到5000张床位,床位越多越好,规模越大越好,设备越先进越好。为什么要买设备,因为外部管理环节有很大问题。比方说PET-CT做一次一万元,你要看病,怎么也看不到一万元,当然现在开始可能降价了,你不做全身没那么贵。你要做个CT,打个增强,打一针五百块钱。定价方面有很多的问题,造成大家拼命扩张,不追求质量的提高。当然,北京有些医院在内涵发展方面做得不错,包括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他们也盖了楼,但他们没有用自己挣的钱,是发改委给的。但在地方很多医院都是靠自己从牙缝里挤出点钱。最近听说厦门市花了30个亿,征了三百亩地,盖了现代化的医院,然后全部移交给厦门大学。深圳市也是这样,他们拿了百个亿盖了医院,现在是香港大学给他管理。但绝大多数省份,像我们都是牙缝里面拿钱,这就给医院发展带来很大问题。

再一个就是水平问题。北京上海学美国,其他学北京,我们的水平提高,绕了个大弯子。在看病方面,我们也是这样。看病就几个方面,第一要搞清是什么病,第二要做什么检查,第三要吃什么药,外科要做什么手术,再不行就会诊。像美国IPAD出来才几天,就有一家专门做新药的公司,就把所有的新药治什么病,有什么副作用,什么情况下有效,什么情况下没效,马上就发送给交了钱的医生。这些大夫就很快知道世界上有什么新信息。我们因为隔得比较远,很多新信息可能要隔很长时间才知道。当然也有管理上的问题,国内不做中国人的试验,也不能用。

还有,就是战略思考。战略思考不仅是医院层面不够,整个国家层面也不够,我们经常有很多评估啊、评比啊,国外都不这么做的。我们要摸索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可持续发展的、以人为本的医院的科学发展之路。如何发展,临床是龙头,实践作为第一,无论你培养人才也好,搞科学研究也好,制药也好,搞预防也好。当然预防是最好的,如果能做到不看病最好了,这也要临床大夫来做这个事情,公共卫生也是要以临床为龙头。所以我说医学一定是以临床为第一,也就是以实践来作为第一,以临床来拉动我们的人才培养,拉动我们的科学研究。不以临床为龙头,H7N9怎么会发现、SARS怎么会发现?

那么,在这种形势和条件下,湘雅应该怎么发展呢?湘雅是中国唯一一所一百多年集医疗、教学、科研没有中断的最完整的医学系统。湘雅在中国医学界拥有非常高的地位,最早的时候非常辉煌。就像大家说的,三个上邮票的医生有两个是我们湘雅的,一个是张孝骞,一个汤飞凡。湘雅在过去,无论是在哪个方面都有“南湘雅、北协和”的美誉。今天在中国医学界也有一大批活跃在我们国家各个医院的骨干或者领导是湘雅出来的,湘雅本身也得到很好的发展。但是,目前,跟我们的目标和定位还是有差距的,我觉得有几点要注意:

一是要制定战略。现阶段再不制定战略,还是照着原来的走,会有问题。我们的医院汇报有几个特点,第一,门诊量从200万冲到了300万,从300万到400万;第二,每年的收入从20个亿到25个亿突破到30个亿。然后呢,再找一两个典型,而我们现在最大的亮点典型就是千里走单骑舒畅,当然去年还有徐立,这的的确确是典型。然而我们整体的面怎么发展,我们缺乏战略思考。还有我们觉得自己是老大,说起自己的医院,那杠杠的,了不起的很,每个人都觉得我是湖南省老大。这种思想要不得,因为你在湖南老做老大,就失去了发展的动力,失去了前进的方向,你就不知道把自己该摆在什么位置。那么关于发展战略,我想了想,虽然我不是搞医的,但是我觉得有几个很重要:第一就是要赶快从外延式的扩张回归到内涵式的发展;第二就是要赶快从重视经济效益回归到重视病人上;第三就是要从感觉自己还不错回归到争一流上来。我上次说湘雅十年进全国前三,大家都觉得压力很大,这个事情看你怎么干。我们不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但是我们要有想法,你连想法都没有那肯定不行。我们不是亩产万斤放卫星什么的,进前三得分析有没有条件,你是中国最早的百年老店,你有这么多全国高水平的大夫,你有这么好的外部条件,然后整个国内的医院都处在一种管理体制不顺,都还在摸索探索不太受重视的阶段。如果说我们能够有准确的措施,好好地抓一抓,分析一下人家强在哪,我们去把人家的弱项找出来,把我们的强项、弱项好好的分析一下。是不是可以上下来一个大讨论。就和田忌赛马一样,我总有赢过人家的地方。华西都能进前三,那华西比我们强在哪,我们比他差在哪?有哪些方面可以超过他?比地理,成都不见得比长沙强,比人才,惟楚有才,比历史他不如我们悠久。要说华西口腔比我们强,那口腔我们更好了,湖南人喜欢吃槟榔,这槟榔嚼多了,什么口腔癌啊、牙齿病啊一大堆问题全来了,好好研究一下很容易出成果,很快就可以超过他。人家缺少患者,我可以找很多患者。问题是你搞不搞,你有没有信心搞;第四就是要增强我们职工的幸福感,一切事情都是靠人干的。所以我们的管理就是要抓两两头,一头是要把医院建设成为真正为患者服务的医院,另外一个就是要让我们在医院工作的人感觉自己是医院的一部分。

所以我们的战略规划和战略目标:第一是要内涵式发展;第二要朝着争一流的方向发展;第三要朝着为患者服务的方向发展;第四要朝使我们的职工感觉到很幸福的方向发展。这就要涉及一系列的变化,如果患者多,都在这怎么办?那是不是每个人都要上一线去看病啊?比如说我们把教授们的门诊费提上来,门诊价格提上来,然后把一线二线三线看病的大夫分一下类,年轻大夫每天多看点,真正的名医或者专家,他们的临床经验已经足够丰富了让他一个礼拜两个半天或三个半天看临床,其他时间让他来思考一些问题,让他来做一些临床的研究,当然做手术的可能多一点。即使是做手术的也要给他控制时间,这样他才有时间去提高。你不要让他一天十几小时待在临床上,他哪里还有时间去想太多的问题。所以我就说,要争一流、要内涵式发展。我当校长以后,处理医院问题,有几个我觉得特别难处理,就是签了很多合作托管协议。我认为你托管越多,你失败的可能性越大。五年以后,中国的GDP增加的更多,工资更高,人的生命更可贵。到时候你出医疗事故越多,找你赔偿的钱就越多,你托管的越多,出医疗事故的可能性就越大,你管理者的精力也管不过来,然后那些大夫的水平也不够,你自己的水平还没上去,你还要负责给他们提高水平,就把你自己稀释掉了。如果你专注的提高水平,你就会越来越往上走,结果人家看不了的病,再来你这里来看,你就会显现出你的价值来,因为你有几个看家的杀手锏在手上。所以,怎样从外延式的发展回归到内涵式上来,怎么从水平一般般回归到不断地提高我们的水平上来。提高水平是长期的事,它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是你不去做这件事,你永远无法提高,你只有落后,只有往下滑。你要说看病难,除了做手术难以外,当然内科对经验的要求很高,也很需要,但那也是可以看的。定战略,要把思路改过来,这是一个关乎全院的大事,不是光班子的事,我们所有的人都要思考医院怎么发展。

二是要聚人心。聚集人心是一个团结的过程,也是一个发展统一思想的过程。一个单位好不好,有没有幸福感,领导的公心最重要,他是否把群众的利益摆在第一位,大家老想着领导要谋全局,全局其实不是指全国也不是指其他别的地方,也不是全省。就是你这个领导所处的那个单位就是全局,一个省委书记省长管一个省,一个总书记总理管一个国,我当校长我就管明升88体育在线,当院长当书记的你就管你这个医院,你不要只为自己服务、只为自己的几个哥们朋友服务,你要有规则,你要在规则面前基本上平等。然后办事公道、公开,相对公平。绝对公平是没有的,只要你讲清楚了,人家也能理解。人心的团结,大家都感觉到有幸福感,就是一个单位的福气。

要做到这一点,两件事情最重要,一是涨工资。我们医院科主任,年薪至少应该要在80万左右,我说要少盖楼,多发工资,把工资水平提上来,让大家觉得在这个地方干活,靠知识拿到的钱是很体面的,这样就不用去收药品回扣,也不用去收红包,他很尊重这份工作。钱多了也害人,你只要是收入能达到一定程度,能觉得自己很不错,家里重大事件,孩子上学,买个房子都能解决,再多了也没啥意义。但要有一定的感觉,觉得自己做这个职业很好;第二,要有说话的地方,觉得领导公平。要建立一个互相交流沟通的机制,或一个平台。有钱了,又能说话了,然后说话大家不吵架,还能包容不就很幸福了吗?然后大家就开始干事了,怎么干,就是要建立新的管理机制。

三是抓管理。要从几个方面努力,第一是规则。医院方方面面都要有一定规则,大的是国家的法律法规,小的是医院的制度,我们要有规矩,搞得好的要有奖励的规则,搞得不好的要有惩罚的规则,出了问题的要有处理的规则。不能老是出了问题,再去处理人,你没有规则,就很难下手。要有规则在前,出了事按规则办,啥话也没得说。所以我说规则很重要。还有一条就是要发挥大家的积极性,医院要逐渐从大科主任制,到小科主任制,到主任教授负责制过渡,主任教授显然是要跟护士长跟护士配套,要进行一系列的改革,分配制度的改革,团队的改革等等。当然,我们说专科越小,看病越细,要有综合性的怎么办,建立会诊制度。会诊和协商机制,可以随时小科会诊,大科会诊。但他的实体,他的细胞应该是主任医师或教授。而且要职责明确,你这个教授治死的病人,经过鉴定你就要负责,教授就当不成了。所以我就说,抓管理要定规则,同时规则是以人为本,科学发展的,要严格执行。奖惩就是胡萝卜加大棒,美国人说的最典型的,胡萝卜给你吃,大棒在后面打。毛主席说了叫毛驴上坡,一推二拉,前面拉着,后面鞭子抽着,就上去了。既有奖也要惩。

四是上水平。医院的发展一定要以上水平,要摆在很重要的位置。医院要有名医,而且要有在全国、全世界叫得响的名医,一个不行,要有十个八个,最好是每个科都有。名医要有名医的风范,我们的大夫有一个不好,穿着不好。我们医生看病的时候,头发脏脏的、衣服破破的,你要仪表堂堂,因为你是精英,受人尊重的高级知识分子,你比教授、比科学家、比工程师都要伟大,因为你既教书育人,又治病救人,又搞科学研究。你身兼三职,既是医生,又是教授,又是科学家,全世界哪还有第二种这样的人?其他人都是一个职责。抓名医,同时要抓团队,一个是年轻的、层次化的梯队,还有一个是护士,护士和医生是非常密切的,应该是配合得非常好的,如果护士和医生配合不好,也是很容易出问题的。

五是抓服务。医院要办成一个老百姓提起你,不仅是名声大,还要服务好。湘雅现在名声很大,哪个病人都想到湘雅来看病,湖南省的和周边的都想来。我们一是要抓服务把名声扩大得更远,二是要让老百姓觉得到湘雅来,服务也是最好的,这要花大功夫。

湘雅怎么发展,我提了五点建议,一是定好战略,二是汇聚人心,三是抓好管理,四是上水平,五是抓服务。这五点抓上去了,我们的一流也就没问题了。你想,我们有高水平名医,有很好服务,有很好的管理,大家又非常团结,工资又高,我们不是很好的医院是什么医院,人家想进都进不来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全世界去招人,好的人才都抢过来了。

那么,大学准备给哪些支持呢?有几点。

一、人才支持方面。整体上对人才给予支持,有些我们已经做了,比方说派遣学生去美国,我们把八年制的一半派到美国去学习,我们要评选百名湘雅名医。还准备做几件事:一是把主任医师、副主任医师的评聘权交给医院,一个是给指标的,一个是不给指标的。给指标的是学校层面的,记入工资档案的,不给指标的就是院里承认的。原来是两个都有,但主任医师和高级职能的评聘权要有学校的统一标准,现在我们不设标准。我们不希望护士为了评高级职称还要去写论文,临床大夫为了评主任医师、副主任医师还要去做自己无关的基础研究。我们希望做以临床为基础、跟自己的临床密切相关、以提高自己水平为目的的科学研究。以前时间给的很少,希望这个权力下放给医院。另外我们也准备考虑对护士采用表彰或激励机制,我们是不是也叫最美护士,这是可以考虑的,护士是很大的一支队伍,也非常辛苦。

二、科研战略方面。我们准备建立临床研究大数据库,另外在动员、组织大家申报国家奖方面多加强支持。每年拿2000万对临床有关项目进行支持,同时对大家做出来的比较好的项目在成果上给予支持。

三、基地方面。如果说有什么需要大学支持、帮助的也准备做一些支持。我们帮助三院建立了一个BMTC,治疗脑胶质瘤的全世界最新的技术,环保安全认证都开始了。如果有其他新技术,或新的这种需要学校支持的,学校也会全力支持。

四、患者投诉方面。我们正在考虑,是否可以几个医院联合起来,建立调解中心,来处理我们的医患关系。患者除了医闹之外,到医院来的都是想看好病的,但是也不排除有一部分医闹,那天李友志副省长在湘雅调研的时候也表示了,对于这一部分人要坚决打击。对这种人我们也毫不手软,但真是我们自己的失误造成的,就要多考虑老百姓的利益。

总之,医院要垮非常快,但要上非常难,如逆水行舟。我们现在也在前进,无非跟别人比,有进步得快的,有进步得慢的,要通过我们的努力,争取比别人进步得快一点、好一点,尽早地使我们成为当年的“南湘雅、北协和”,把这个牌子、把这个雄心重新找回来,使我们的事业有更大的发展,使大家更加幸福。

我今天就讲这么多,讲得太长的,耽误大家时间,不好意思。

谢谢大家!


图说中南

新闻排行

友情链接:手机威尼斯赌场澳门手机赌博澳门网站太阳城娱乐城